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
你的位置:首 页清风典历 》正文

【清风典历】计算之心

来源:甘肃亚博yabovip2020进入监察网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4-10 07:35 分享

4月10(网站).jpg

【译文】

古谚说:“执政就像洗头一样,虽然有掉落的头发,但也一定要洗头。”如果只是爱惜头发的损耗而忘记了头发的再生,就是不懂得权衡利弊了。用石针刺破痈疮固然是疼痛的,喝药固然是苦涩的,但因为苦涩疼痛就不刺痈吃药,就难以活命,疾病也就不会痊愈了。如今君臣交往,没有父子之间的恩泽,却想要以施行仁义控制臣子,那么君臣交往就一定会出现裂痕。况且父母对于子女,产下男孩就互相庆贺,产下女孩就将其杀死的原因,就在于考虑到以后的利益。因此父母对于子女,尚且要衡量利弊相待,何况没有父子的恩泽呢?

【小识】

趋利避害

中国传统社会的人伦关系主要有五种,即君臣、父子、兄弟、夫妇、朋友,其中君臣类于父子,朋友类于兄弟,体现出了十分鲜明的家族观念。孔子说:“《书》云:‘孝乎惟孝,友于兄弟,施于有政。’是亦为政,奚其为为政?”他的意思是,《尚书》上说:要爱父母、爱兄弟,并把这风气影响到国君和卿大夫这些当权者。能做到这一点就是从政了,难道只有做官才算是从政吗?后来孟子也说: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天下可运于掌。”能把亲情推己及人、推而广之,以持家之道治国,自然就会相亲相睦,安然祥和,所以治理天下也就可以运之掌上。儒家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传统,就是这么来的。

不过,与儒家温情的主张不同,韩非却给我们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“夫弹痤者痛,饮药者苦,为苦惫之故不弹痤饮药,则身不活,病不已矣。”这是韩非版的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”,逻辑没问题。然而,他的逻辑并不止于此,而是进一步进入到亲情的不可依赖:“夫父母之于子也,产男则相贺,产女则杀之。” 即使血亲之间,仍不免盘算利弊,完全是功利化的考虑,所谓“计之长利也”——亲情在利益面前彻底败下阵来,根本不堪一击。韩非将这个逻辑继续演绎下去:“故父母之于子也,犹用计算之心以相待也,而况无父子之泽乎!”从而推知,所谓的君臣之义,只是纯粹的利益关系,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“计算之心”,就是趋利避害。这样的人性自然令人失望甚至极不舒服,但却切中要害,让人无法回避,也不可否认。一句话,韩非彻底撕开了人情、人性中温情脉脉的面纱,犀利地揭示出了人性中自私自利的一面。

对人性趋利避害的认识成为韩非法、术、势思想的逻辑起点。《韩非子》中大量的集权理论与权谋之术,都是源于对人性特点的把握。当然,人性是很复杂的,既有光明,也有黑暗。如果说,韩非更多看到的是人性之暗,那么,在如何摆脱黑暗上,他却没有说明。(阿阳)

南鹤虱.jpg

南鹤虱:为双悬果,呈椭圆形,多裂为分果。表面淡绿棕色或棕黄色,体轻。搓碎时有特异香气,味微辛、苦。杀虫消积。用于蛔虫、蛲虫 、绦虫病,虫积腹痛、小儿疳积。主产于江苏、河南、湖北、浙江等地区。